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平台动态>汉能爆发“欠薪门”:已连续三个月未发工资

汉能爆发“欠薪门”:已连续三个月未发工资

2019-09-11 22:26:31|编辑: 前沿|原作者: Andi|来源: 网贷天眼|阅读量: 643

摘要:网上不断有消息传出,汉能已经连续三个月没发工资了!汉能大面积欠薪员工组团讨薪汉能系有三个主要的公司平台,分别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以及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根据《能源》杂志报道,大面积的

网上不断有消息传出,汉能已经连续三个月没发工资了!

汉能大面积欠薪 员工组团讨薪

汉能系有三个主要的公司平台,分别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以及汉能薄膜发电集团。 根据《能源》杂志报道,大面积的欠薪从7月开始,汉能将每月5号的发薪日调整为28号后,6月、7月的工资截至目前仍没有发放,至少涉及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和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 汉能薄膜发电集团一家地区分公司的内部人士说,6月工资的发薪日是7月28日,但是一直没有到账,7月也是如此,8月的工资因为发薪日是9月28日,目前还不能确定,但应该希望不大。

这名中层管理者表示,今年以来,汉能偶尔拖延发放工资,一般是拖延一到两天,公司会说明原因和发放日期,像现在这样,既不发工资,也不说明情况的,还是第一次。 上述人士表示,他与各地汉能地区公司同事均有联络,据他了解,欠薪的情况在汉能地区公司里是普遍情况。他询问了总部的同事,对方也表示不清楚具体原因。 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北京总部的情况也不乐观。

一名6月初加入汉能薄膜发电集团的员工透露,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领到任何工资。 上述人士表示,北京总部的汉能员工除了6、7月份工资未发放外,5月份还有大部分人没有领到工资。 该人士称,汉能员工职级分为30级,6月28日发放了8级以下的基层员工的5月份工资。8月28日又补充发放了8-11级员工的5月份工资。但总部大部分员工仍未领到5月份工资。 汉能员工组建了多个维权讨薪群。有传言称,汉能25级以上的高管未受欠薪影响。 不过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一名高管表示,截至目前,他也没有收到工资。

而根据互联网上的公开信息,“欠薪”也多次被提及。

早在去年底就有员工在北京市领导留言板里控诉汉能拖欠工资一事

不过,今日也有媒体报道,据内部人士透露,汉能集团下属部分省公司有缓发工资的情况,但没有有些报道说的那么严重。一位汉能总部员工称其工资基本没有受到影响。消息人士称,汉能此次资金问题可能和一些债权没有收回有关。有些合作伙伴没有还款,是汉能出现资金紧张状况的原因之一。

员工大规模离职,被动离职无补偿

根据《能源》杂志,与欠薪并行的,是汉能员工主动或被动离职。 汉能员工总数曾有两次突破了万人,一次是在2015年,汉能人数最高达1万1千人,当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在港股停牌后,汉能开始多批次裁员。另一次是在2017年,经过下半年大规模招人后,汉能员工总数也超过了万人。

根据汉能内部通讯录上的人数统计,截至目前,汉能系各公司员工总数为7825人,其中汉能水力发电集团641人、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1772人、汉能薄膜发电集团5412人。 汉能薄膜发电集团一名内部人士表示,他6月初入职的时候,所在的部门还有100多人,到现在,已经离职了接近1/3。 被裁员与主动离职的区别在于前者理论上可以获得一笔补偿金,相同点是,这些员工实际上目前都拿不到一分钱。

上述地区公司负责人表示,从7月份开始,公司账上就没有资金进来,汉能承诺会有补偿,但他送走的被裁员工工资和补偿金都没拿到手。“没有任何官方消息,只有小道消息说,9月份会解决拖欠工资,到年底解决补偿金。” 但这份补偿金可能没有那么容易到手。 汉能薄膜发电集团监察部一名去年底被裁的员工介绍,他在2015年的大规模招聘潮进入汉能,在2018年底被公司辞退。 “没有任何理由,也拒绝任何赔偿。”上述员工表示,人事给了一份辞退通知书,让他去找劳动仲裁。“说我肯定能赢。” 这名员工找到了朝阳区劳动仲裁委员会,4月5日仲裁裁决书认定汉能需赔付2N(N为被裁员工工资年限)个月工资的补偿金,但在强制执行最后期限前,汉能向法院提请了上诉,这名员工不得不准备材料应诉,等待开庭。 “我怀疑汉能现金流紧张,只是为了拖时间。”这名员工说,他不会接受打折赔付。

真没钱了?

8月15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官网发布公告称,9月17日10时至9月18日10时止,将分别拍卖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下称金安桥水电站)40.48%股权及10.88%股权。 这共计51.36%的股权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集团)持有。该公司原名为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12月进行了更名。

这座位于金沙江中游的金安桥水电站有多厉害?

该水电站是全球由民营企业投资建设的最大水电站,两期总装机量达300万千瓦,是葛洲坝水电站的1.1倍,电站总投资超过200亿元。

根据《砺石商业评论》的说法,为建设金安桥水电站,创始人、前首富李河君在海拔2000多米的云南金沙江花费了10年心血,带领万人施工管理团队,耗资超200亿元。

李河君

业内人士称,金安桥水电站仅是李河君和汉能控股集团水电站的一部分而已,汉能或控股或参股的水电站装机容量高达600万千瓦。这些水电站带来源源不断的利润,为李河君继续策马奔腾于能源产业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李河君还是“新财富500富人榜”首富时,曾在接受《新财富》专访中提到旗下水电站的造血能力。比如“现在金安桥水电站每天的净现金流超过1000万元,而且水电价格目前被人为压低了,如果水、火电同价的话,金安桥效益还能翻一番,每年有50-60亿元。” “汉能是全球私营企业中最大的水力发电公司,年年有几十亿的正现金流。一年挣几十亿并不稀奇,但年年挣几十亿谈何容易!我们的原材料成本是零,水电的特点就是一把干起来以后,它就是个印钞机,不管礼拜六、礼拜天,天天都这样”, “其实有这么多水电,我们什么都可以不干了,天天打高尔夫球就好了。光金安桥年年挣几十个亿。以后电力竞价上网对我们越来越好,电价高了,我们的现金流会大幅增加”。

如今这个印钞机,却沦为被拍卖的下场。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汉能曾为融资将金安桥水电站的股权多次质押,司法纠纷不断。

根据《界面》报道,汉能集团为金安桥水电站的控股股东,持股80%。云南华电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和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另两大股东,分别持股12%和8%。 根据评估,汉能集团持有的金安桥水电站80%的股权价值21.97亿元。上述股权拍卖完成后,其持股将降低至28.64%,失去金安桥水电站大股东的位置。 8月16日,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下称汉能移动能源)发布声明称,其与汉能集团为各自独立经营的不同法人主体,将积极参与竞拍。 根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执行裁定书,上述两项拍卖均由司法裁定引起。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先后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8年3月27日及今年1月14日,法院依法向汉能集团、李河君发出执行通知,责令其接到执行通知后立即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经法院裁定,汉能集团、李河君已有约15.27亿元的银行存款遭冻结、划拨。此外,还冻结、划拨了其应当支付的投资溢价、罚息,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申请执行费等。 但在采取完上述措施后,仍不足以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因此,法院依法扣留、提取汉能集团、李河君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收入,或查封、冻结、扣押、拍卖、变卖其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其他财产。

不仅如此,据中国电力网去年7月份报道,汉能集团要求员工购买非公开定向发行的理财产品,最低认购起步20万元;岗位级别越高,需要认购的额度越多,年化回报率预期10%。该产品资金拟投向辽宁省营口市与汉能集团合作建设的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 认购活动自6月初开始,截止日期为8月10日,总体规模约6亿元。如果员工认购完成率低于50%,可能面临辞退;高于50%但不能100%完成,可能被降薪。

回A渐行渐近?

说起汉能和李河君,就绕不开2015年5月20日这一天的故事。

2011年,汉能薄膜发电通过收购在港交所上市的铂阳太阳能实现借壳上市。此后四年,汉能薄膜太阳能的经营数据犹如火箭般蹿升。2011~2014年,汉能薄膜发电的净利润分别达到7.2亿港元、13.2亿港元、20.2亿港元、33.1亿港元。

故事的高潮发生在2015年。

当年,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在短短几个月内飙升,李河君的身价也随之暴涨。凭借着1600亿元的个人财富,他超越马云等知名企业家,先后被《胡润财富》和《福布斯》评为大陆首富。 但李河君在首富宝座上仅坐了两个月。

2015年5月20日,港股市场针对汉能薄膜发电进行做空运动。不到20分钟暴跌了47%。李河君个人财富蒸发掉了近1000亿,奋战十年得来的“首富”名号也不再了。 根据《砺石商业评论》报道,这次股票暴跌事件让汉能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的传言满天飞。7月15日,香港证监会勒令停止了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份买卖,并不得复牌,有关调查继续,调查的主因之一就是汉能薄膜发电与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的关联交易,简单来说就是“自买自卖”。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至2014年间,汉能薄膜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向汉能控股销售设备所得。2013年关联收入几乎占到汉能薄膜发电营收的全部,2014年在增加第三方收入来源的情况下,关联交易占比依然达到了62%。 面对佐证和港交所的高压态势,汉能薄膜只得于2015年7月20日主动终止当年高达130多亿人民币的持续关联交易协议,并在财报中剔除大部分关联交易,这使得汉能薄膜2015年营收骤降至仅28亿多港元,净利润从2014年盈利32亿港元变成净亏损122.34亿港元。

如今,汉能薄膜正在开启回A的道路。

2018年10月23日,汉能在其官网上公布了其私有化的决议,决定对持有汉能薄膜发电股票的所有投资人发出私有化要约,收购价格为每股不低于5港元,以现金收购或股票置换,私有化之后拟在国内A股上市。 在公告中,汉能解释称,汉能薄膜发电此前“停牌已经超过三年,出于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保护”,决定进行私有化。 在公布私有化决议后,李河君很快接受了多家媒体专访。在一次专访中,他说汉能选择在此时进行私有化回A“机会特别好”“正当其时”。 尽管上证指数在23日当天大跌了2.26%,跌破2600点,收盘为2594.83点。更早之前,A股大起大落,一度跌破了2500点。 今年5月19日晚间,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公告,大股东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作为要约人,提议对公司独立股东进行特殊目的公司(SPV)股份置换的计划安排(简称“计划”),获得独立股东通过。

根据《中国经营报》,汉能移动能源发布的通函显示,当计划安排完成后,每股汉能薄膜独立股东的股份(“计划股份”)将被兑换为一股特殊目的公司(SPV)股份。计划安排的最终目标是为汉能薄膜的业务纳入在内地上市的公司铺路。将来公司纳入在A股上市的企业后,独立股东将通过特殊目的公司股份持有中国A股上市公司股份。 未来,独立股东将通过SPV股份持有日后中国A股上市公司股份。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鉴于汉能案例的特殊性,这种架构模式在港股市场从未有过,“有史以来第一例”,显示出香港证监当局在自小米上市的“同股不同权”后,又一次在创新上进行与时俱进的积极探索。 6月初,汉能薄膜发电以股票置换方式完成港股私有化。 6月12日,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在北京总部举办“心感恩·再启航——汉能私有化回A答谢会”,汉能创始人、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对过去四年公司股东、各级政府、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及媒体等社会各界的支持表示感恩和感谢。同时,汉能正式宣布登陆A股“三步走”路线图,预计年内完成资产重组及引入战略投资者工作。第一批汉能独立股东在活动现场收到了特殊目的公司(SPV)股票。

汉能举办私有化回A答谢会,李河君对过去四年社会各界的支持表示感恩和感谢 来源:中国日报

根据《金融界》今年6月6日的报道,要约人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已聘请中国顾问展开就A股市场上市的尽职审查。要约人预计,有关上市重组步骤将于计划完成后六个月内完成。随后,公司将聘请专业人员(券商保荐人、法律团队、财务团队及其他人员)按中国上市法规进行回归A股上市工作。而中国境内,一批熟谙科创板定位和深刻理解汉能薄膜内在价值的十余家券商早已纷纷递上橄榄枝,争抢汉能A股上市的蛋糕。 如果一切顺利,汉能的股东最快2020年就可以看到手中的股票在A股流通。

2018年,汉能实现收入212.5亿港元,同比增长2.46倍;净利润达51.93亿港元,同比增幅18.9倍。

未来如何?

一边是回A的涅槃重生,一边是欠薪的传闻,时间上相差无几。

根据《能源》杂志报道,彼时汉能员工6月工资已未按时发放。

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今年7月30日还在主题为“降本增效”的集团中高层会议上发表讲话。 李河君说,“各个事业部的CEO们,各个公司的CEO们,如果全部是向集团伸手要钱,就是一种耻辱!几十亿净资产在那,还跟集团要工资!你们的职责何在?” 在严厉批评了各事业部、各分公司的浪费事例后,李河君开始为部下打气。李河君说,“汉能这个时期,表面上是困难的时期,其实是最好的时期。汉能移动能源是3A级平台,至少可以融1000亿的资金。” 李河君说,只要今年做好,明年的421目标唾手可得。421目标是李河君为汉能定下的宏伟目标,最终汉能要达到400亿利润、2000亿销售额、1万亿市值,成为像华为、腾讯这样的伟大公司之一。 李河君最后说,“汉能的事业有多大,连我自己都难以想象,汉能的发展预估有万亿市值,这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未来,也许只能拭目以待。


网贷前沿(wdqyan.com)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理财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汉能爆发“欠薪门”:已连续三个月未发工资 ”文章。
热门资讯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