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互金行业>宜人贷变相砍头息,网贷一哥吃得根本停不下来

宜人贷变相砍头息,网贷一哥吃得根本停不下来

2019-04-12 14:03:16|编辑: Dempsey|原作者: 梁红玉 |来源: 网贷天眼|阅读量: 496

摘要:宜人贷摊上事了。表面风光无限,在背后,却被借款人控诉其为“吸血鬼”。315晚会后,714高炮平台收取高额砍头息、暴力催收等问题成为互金行业关注的重点。714高炮,是从网贷行业演变出来的畸形存在,和网贷

宜人贷摊上事了。表面风光无限,在背后,却被借款人控诉其为“吸血鬼”。

315晚会后,714高炮平台收取高额砍头息、暴力催收等问题成为互金行业关注的重点。714高炮,是从网贷行业演变出来的畸形存在,和网贷平台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变相收取高额砍头息、暴力催收等问题从来都不是714高炮平台的专利,某些大型网贷平台也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

部分网贷平台暗地里直接开发运营714高炮平台,这个我们在此前的文章《315遭曝光后,714高炮的老板们反应是这样的……》里面有独家报道过,华南某大型网贷平台在315曝光后714高炮后,加班加点推出了更多的714高炮口子,想趁机再捞一笔。

有的则巧立名目变相收取高额砍头息。担保费、手续费、综合费…无论明里暗里,这些网贷平台所有举动目标所指,其实都是高额砍头息,这已经变成整个网贷行业不可回避的问题。

其中,网贷行业一哥宜人贷,在砍头息业务上,一直风卷残云般攻城略地。

实锤:名目繁多的服务费就是变相砍头息

借款人的投诉正随着714高炮的曝光而迅速增加。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投诉网贷平台宜人贷存在变相收取高额砍头息、暴力催收等问题。

以“宜人贷”为关键词在两个投诉平台搜索,聚投诉平台共有3008件相关投诉;黑猫平台共有127件投诉。仅这两个平台,对宜人贷的投诉达到3135件。

不少受害者都是在看过315的曝光后和近日媒体的报道后才恍然大悟:宜人贷也在变相收取高额的砍头息。

投诉人集中反映宜人贷在撮合业务的过程中,存在变相砍头息、阴阳合同、高利贷、高额逾期费、暴力催收、侵犯个人隐私等问题。

时代周报记者简单整理一些投诉案例发现,其中大多数投诉都指向宜人贷名目繁多的各种服务费:

2019年1月4日,钟先生在宜人贷APP上借钱14.5万元,“宜人贷擅自将借款本金提到18.8万元,仅服务费一项收取7.6万元,再以信息咨询服务费为由扣4.3万元,到手只有14.5万元,还款总额却高达25.9万。”

2017年12月,湖北黄冈刘女士在宜人贷APP申请一笔贷6.5万元,贷款65000元,分36期偿还,每月还款额为3034.23元。但合同金额却是73800元,其中的8800元是所谓的“信息咨询服务费”,但每个月的还款额却是按照73800元除以36的所得数额,即3034.23元。也就是,原本想借6.5万的刘女士,本金无故被提高成7.38万元。

可见,宜人贷的业务中普遍存在合同金额与实际借款金额不一、没有明确告知各项服务收费、本金中加入了各种服务费导致还款额大幅增加等问题。

所有的投诉指向的核心冲突有两个:

其一,前期服务费、前期服务保障金、管理咨询费、应付服务保障金、信息咨询服务费等宜人贷设立的各种服务费中,其中一种形式是放款前一次性划扣的,这些提前划扣的服务费用被质疑是宜人贷在变相收取高额砍头息。

被提前划扣的服务费到底是不是变相砍头息?

其二,投诉人的还款本金也被宜人贷加入了服务费,导致利息率计算基数变大,实际还款金额暴增。

本金到底应不应该包含服务费?

变相收砍头息和把各种服务费算入本金提高利息率增加还款额度这两种耍小聪明的行为,相关法律法规早就作出明确规定:

3月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网络借贷不实广告宣传涉嫌欺诈和侵害消费者权益的风险提示》,要求各会员从业机构应严格依法合规经营,不得从借贷本金中以先行扣除利息、手续费、管理费等费用的方式直接或变相收取“砍头息”。

根据2015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载明的借款金额,一般认定为本金。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实际出借的金额认定为本金。

也就是说,提前划扣各种费用变相收取砍头息是不被允许的,而且计算利率的基数只能是本金。如果要收取服务费用,应该一次性收取,不应该算入本金再次收取并提高利息。

对于以上两个核心问题,宜人贷俱不承认。记者翻阅多个投诉案例发现,宜人贷对于这些投诉的回复,既统一又省事。在黑猫平台,其回复基本一致:

以砍头息为主营收的宜人贷 正走向“死循环 ”

这些以各种名目收取的砍头息,正是这位行业一哥的主要营收来源。

根据2018年宜人贷的年报数据显示,宜人贷收入主要来源于贷款便利服务费、贷后服务费以及账户管理服务费。根据财报显示,第三季度,贷款服务占其主营业务的63.49%,第二季度占比69.53%,而第一季度该占比为88.03%;2017年的第三季度,贷款服务占其主营业务的比例更是高达94.73%。

受2018年爆雷潮影响,宜人贷借款人数及借款总额、投资人数及成交总额都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贷款发放量的减少,直接导致了宜人贷贷款便利服务费收入下滑严重。据财报显示,2018年贷款便利服务费收入为34.1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了近35%。

也许有人疑惑,不是行业一哥吗?不是上市公司吗?怎么需要变相砍头息来支撑公司的营收?其实,变相收取砍头息,他们不是2018年才开始这样做的。时代周报查阅各个投诉发现,对于宜人贷变相收取高额砍头息的业务,最早在2017年初时已经出现,也就是说,砍头息至少已经收了两年多了。

宜人贷收取的高额服务费和逾期费实际上使借款人承受了比原来高得多的还款压力,还款额度超过了借款人原来能承受的限度,直接导致逾期和不还的借款人增加。

也正是这种以变相砍头息为主营收的模式,让宜人贷进入一种逾期率和坏账率增高的死循环。以逾期率为例,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宜人贷15-29天的逾期率为1.1%,30-59天的逾期率为1.8%,60-89天的逾期率则为1.5%;2018年二季度,以上三项数据分别是: 0.8%、 1.2%、 1.3%;而在2017年同期,分别为0.8%、0.9%、0.7%。

合规压力增加 唐宁亲自挂帅任宜人贷CEO

2018年底,监管要求从“双降(机构数量、业务规模)”变成“三降”(机构数量、业务规模及出借人数)。行业合规备案压力增加。

今日(4月10日)最新消息,网贷行业备案细则将出,今年下半年有望启动部分省(市)试点备案工作,各个平台都在紧张应对合规备案前的最后冲刺。

但是,市场对宜人贷变相收取砍头息排山倒海般的质疑,无疑给宜人贷的合规备案增加了难度。

宜人贷到底有没有变相收砍头息和高额利息。数学系出身的唐宁,心里自然有数。

唐宁是宜信集团(宜人贷母公司)的创始人,也是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的会长,更被称为“中国普惠金融”的布局者,唐宁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地位不言而喻。3月底,宜人贷高管大换血,年报发布当天晚上,宜人贷宣布,宜信集团旗下的宜信惠民、宜信普惠、指旺财富三大板块,将被整合纳入上市公司宜人贷的体系,集团总裁唐宁亲自挂帅担任宜人贷CEO。

唐宁亲自担任宜人贷CEO,一方面也许是为了解决上述这些问题给宜人贷带来的不良影响,更重要的是为了宜人贷的冲刺合规备案。

宜人贷作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P2P第一股”,一直都是行业的风向标。我们之所以关注这家行业标杆企业,意义在于管窥网贷行业的一些硬伤。

更因为,标杆企业的一举一动通常有示范带头作用,会潜移默化影响整个行业,网贷行业能走上阳关大道还是旁门歪道,通常都看这些行业一哥们如何“带路”。

但是,这个行业一哥,曾经并没有引领行业走向一个健康、可持续的发展道路,而是一直在“玩火”的平台。它还能在唐宁的带领下成功备案吗?

 

网贷前沿(wdqyan.com)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宜人贷变相砍头息,网贷一哥吃得根本停不下来 ”文章。
0 0 0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评论(0条)
热门资讯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点击排行